行動支付發展趨勢與策略
作者周樹林 發表時間2018/3/1 10:26 點擊數15907

行動支付發展趨勢與策略

周樹林

資策會MIC產業顧問兼主任

行政院長賴清德於20171124日在行動支付購物節的活動中宣示,未來台灣要成為智慧國家,其中,行動支付普及率在2025年達到90%,為關鍵指標之一。賴揆並提出三項具體行動:首先是舉辦活動做行銷,其次是鬆綁法令,建置友善的生態環境,最後是搭配資安產業,確保交易信心。

 

此外,為強化產業合作與跨領域整合,由場域業者、支付業者、電信,與金融等業者共同組成「行動支付應用服務聯盟」,由中華電信董事長擔任第一屆會長,希望能創新與擴大行動支付的應用範疇。

 

再者,台灣在20171229日正式三讀通過「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草案」,成為繼英國、新加坡、澳洲與香港之後,全球第五個實施監理沙盒制度的市場。這些都是台灣發展行動支付的利多,2018年儼然成為台灣行動支付快速發展的一年。

 

然而,隨著Appleiphone X 推進3D人臉辨識技術(Face ID)的應用、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融正式商轉的「微笑支付」服務,以及區塊鍊、人工智慧等破壞性技術的創新,使得金融服務的發展將更為競爭、不確定風險更大,這對於監管思維優先於發展思維的台灣行政體系而言,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如何承先啟後,重新設計金融服務結構,配合科技發展的與時俱進,是政策的難題。

 

一、全球行動支付市場每年成長25%

        受到各國政府的政策支持、通訊傳輸與身分驗證技術的進步、新創業者的投入,以及千禧世代的使用行為改變等驅動因素,全球行動支付市場將從2015年的4500億美元,成長至2019年的1800億美元,2015-2019年之年複合成長率(CAGR)達到24.5%

 

各國政府支持,加速法規調整與開放

2015年開始,北歐各國以政策支持行動支付等非現金交易,如瑞典在2015年宣布將在2030年全面淘汰硬幣和紙鈔;2016年丹麥將推行無紙鈔交易,此時挪威和瑞典的現金交易比例已經低於6%。亞太地區如泰國計畫將往無現金社會發展;印度則藉由「統一支付介面」推廣數位支付服務;新加坡在2016年第3季公開了「電子支付地圖」的發展進程,作為當地推動電子支付(泛指現金以外的支付方式)的規劃;香港也宣布推動P2P小額支付服務。總之,由於金融業是高度監管的行業,政策法規的利多是行動支付市場成長的主要驅動力。

 

技術演進,促進傳輸與驗證效率升級

在行動支付技術方面,可分為傳輸技術與資訊安全技術。傳輸技術最早是磁條卡、晶片卡等實體卡片和POS機的刷卡模式;隨後出現結合行動裝置的mPOS,以便利攜帶與費用便宜的特性,獲得中小商家的青睞。

 

近年來,由於非接觸技術的QR Code掃碼與NFC感應的方式,在安全性與便利性上都大幅提升,其中NFC感應又從信託服務管理的模式衍生出主機卡模擬(Host Card EmulationHCE)的模式,有助於消費者在無需更換支援NFCSIM卡,便能透過雲端下載交易資料的方式,使用NFC感應的行動支付。

 

在身分驗證方面,以往要完成行動支付(信用/金融卡)交易,常需要透過在(手機/平板)螢幕上手寫簽名或輸入字母符號進行驗證,但近年生物辨識技術興起之後,愈來愈多行動支付業者運用生物特徵驗證用戶身分,例如指紋、眼睛虹膜、臉部輪廓、心跳、靜脈等,如此不只提升資安防護程度,也縮短了驗證所需時間。

 

在實際運用上,如日本在2016年開始於關東、關西及九州等知名觀光景點,分別正式啟動測試指紋支付、靜脈支付及儲值扣費等支付服務,期望藉由簡化支付服務,促使國際遊客有更多的消費,並透過蒐集及分析遊客的人口輪廓與消費行為等資料,調整日本觀光行銷政策及服務內容,研擬刺激觀光的相關政策,最終能為2020年東京奧運創造便利的支付環境。

 

 

二、五大業者共構行動支付產業生態體系

        行動支付業者主要可以分為金融端(包括信用卡業者與銀行業者)、支付端(包括支付業者、信託服務管理業者、電子票證業者)、商務端(包括零售業者、電商業者、遊戲業者)、用戶端(包括行動載具業者、網通軟體業者)與電信資服端(電信業者、資服業者)等五大業者。各業者紛紛推出自有的行動支付或第三方支付方案,彼此既競爭又合作,共同開創新的支付服務與商業模式。

 

在金融端方面,傳統金融業者紛紛轉守為攻。以行動支付為首的FinTech興起之後,金融市場大餅紛紛被瓜分,近來金融業則積極投入。例如MasterCard在英國與加拿大推廣自有的「自拍支付」;Visa除了將旗下的5項主要支付方案結合智慧車載、行動載具或智慧家庭等,還積極打造支付的開放網絡(Open API)。而推出自有方案的新進同業,如英國Barclays銀行推出「bPay」,成為英國第一家推出感應支付的銀行、JP Morgan將自有的「Chase QuickPay」整合StarbucksWells Fargo用「Fargo Wallet」方案提供Android用戶感應支付等。

 

此外,金融端業者也採取策略聯盟的方式,滲透各地市場、布局實體通路,如MasterCard開拓烏克蘭、約旦等新興市場;Visa拓展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亞太市場;中國銀聯在紐澳、新加坡、韓國、台灣等地布局。在實體通路方面,美國有17家銀行,將MasterCard支付服務整合銀行的自有App,提供存款餘額、租車理賠等資訊;VisaJP Morgan也都宣布將支付服務整合至Starbucks。整體來說,金融端勢力從以往被動因應其他勢力的威脅,轉守為攻積極推廣、投入資源、策略聯盟以及布局實體通路。

行動支付產業生態體系


資料來源:資策會MIC

 

 

在支付端方面,傳統金融服務的主要威脅來自支付端。支付業者透過提升方案價值、集中資源因應挑戰、以勢力整併強化實力等三項策略,於各地行動支付市場攻城掠地。

 

首先在提升方案價值方面,從「跨國界、跨情境和跨虛實」等作法,加強行動支付的方案價值。跨國界如支付寶從亞太到歐美布局跨境支付;Stripe開啟「Atalas計畫」協助外商在美創設公司,並新增經營斯里蘭卡和土耳其,布局國家達25國。跨情境如iZettle跨足小企業融資、Square與銀行合推線上放貸。跨虛實如Klarna布局歐洲實體商家;Stripe與共享汽車業者Lyft合作以及與POSPayWorks整合方案。

其次,在集中資源因應挑戰方面,係指「迴避風險」和「因應法規」,前者如PayPal停止提供群眾募資網站的購買保障、停止線上博弈的消費者保護服務,以及停止支援Windows PhoneBlackBerry OSFire OS等,僅集中支援iOSAndroid;後者如阿里巴巴和騰訊為因應第三方支付實名制認證,致力引導用戶認證,以維持競爭優勢。

 

最後在以勢力整併強化實力方面,係指併購、合併和合作。併購如PayPal在近1年併購了金融資安公司CyActive、行動商務平台Modest,及海外匯款服務Xoom;合併如SumUpPayleven宣布合併成SumUp,以期能與iZettleSquare抗衡。合作如PayPalVisa結盟提供P2P支付時連結Visa帳戶;Square和商家平台管理提供商Breezeworks整合方案,提供即時的收付線上線下款項AppleiMessage則可以使用Square的支付服務。

 

在商務端方面,由於商務端業者的付款環節逐漸整合行動支付,但方案並不是商家自有的。商務端勢力為了鞏固行動支付的獲利版圖以抗衡來自其他勢力的威脅,也試圖透過推出自有方案或尋找合作夥伴,以增加自主能力。

Amazon提供「Amazon Payments」夥伴方案簡化用戶結帳流程、Wal-Mart在全美4,600家自家據點推「Walmart Pay」、美團網上線「美團支付」攻線上到線下(Online to OfflineO2O)等,都反映出主要業者以自有通路布局自有方案的策略。

 

其中Amazon更以併購合作的方式,減少對行動支付業者PayPal的依賴,如併購Emvantage發展印度線上支付、併購印度新創科技公司Noida、和西南航空合推機上支付服務,和精品服裝Moda Operandi合推線上或實體商家支付服務等;Wal-Mart也因為考量手續費成本而不再接受Visa支付方案,並藉由取消交易刷卡金額的徵詢步驟優化自家店內的結帳流程。在尋找夥伴方面,如Starbucks選擇在其實體商家支援「Visa Checkout」,且將「Mobile Order & Pay」上架於Windows App Store,以增加消費者使用行動支付的機會。

 

在用戶端方面,由於手機業者、網通、軟體業者善於應用科技顛覆產業,AppleGoogleSamsungLineWechat等五大業者都積極在全球各地推出方案,除了歐美等先進國家之外,亞洲、印度、拉丁美洲等新興市場更是競爭激烈。

 

除了擴大地理位置,為了掌握更多獲利機會,跨虛實也是其主要布局重點。如Google推出「Android Instant Apps」布局行動網購,另將Android Pay結合Google Maps,兩者皆可確認實體商家支援行動支付的狀況;Apple從線下實體行動支付與App付款,擴增到支援網頁內支付(和瑞士電商合作網購付款);Samsung推線上付款Samsung Pay mini,讓其支付服務不限於實體商家;Line發展入口平台,以O2O策略同時拓展網路和實體商家支付市場;Wechat則自行建置「無現金消費店」,提供到店消費的客戶僅能使用微信支付完成交易付款。

 

除了上述五大業者之外,新進業者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如LGLG Pay」、MicrosoftMicrosoft Wallet」、小米「MI Pay」、華為「Huawei Pay」等。中國大陸的百度更在泰國推出「百度錢包」,和當地4大城市,超過400家商店整合QR Code支付。

 

此外,Fitbit推出NFC感應支付手環、Swatch推出內建NFC支付功能的腕錶,不用連網即可支付;西班牙車商SEAT整合「Samsung Pay」,在歐洲推車聯網支付;Ford推「FordPass」,結合停車繳費、共享汽車、預訂汽車、遠端發動汽車與檢查汽車狀況等,Ford更嘗試與麥當勞合作回饋用戶忠誠獎勵。

 

在電信業方面,由於行動支付技術的發展以及消費者的偏好,原先由電信資服端勢力主導的信託服務管理(Trusted Service ManagementTSM)模式所提供的NFC行動支付方案,並未順利於市場成長。主要是因為消費者需要自行更換SIM卡方可使用行動支付,對消費者在使用上形成顯著的轉移障礙,同時因為Google提出HCE方案,讓銀行可以不一定要將資料存放在由電信業者主導的SIM卡裡,而削弱了銀行和電信業者合作及拆帳獲利的必要性,進而讓電信業面臨夥伴合作關係減弱的影響。

 

電信業者為了進一步推廣,試圖整合生活付款情境、強調方案安全性,並同樣建立合作生態系,持續滲透各地市場。如中國移動將支援多種設備形態的「和包」(採用SIMNFC方案)以及NFC手環等,整合中國大陸各省大眾運輸、金融、校園交通、連鎖店會員卡等支付情境;韓國SK Telecom的藍芽低功耗「T Pay」採用一維條碼技術,將行動支付費用結合電信帳單,鎖定零售商店市場。

 

三、行動支付將朝向四大跨界方向發展

根據資策會MIC研究,未來的行動支付將朝向跨國界、跨載具、跨情境,以及跨虛實等四大跨界方向發展。

 

首先是跨國界的行動支付:行動支付雖然具有在地化的特性,但各業者為了增加自身行動支付用戶可以使用的地點,一方面增加既有用戶的使用地區,另一方面作為吸引其他國際市場消費者採用的誘因,促使行動支付方案發展走向跨國界。

隨著業者擴大市場的布局版圖,行動支付用戶的交易總額與交易次數也可望明顯增加。透過跨國界布局滲透各地市場的業者,主要可以被分為三種類型。

第一類型是本身為跨國業者,其發揮既有產業優勢向原先累積的用戶推出行動支付服務。這類型的業者例如能接觸各國信用卡用戶的MasterCardVisa,分別推出「MasterCard PayPass」及「Visa PayWave」等行動支付方案,或是跨國支付業者為了提高既有方案的價值,增加方案可以使用的國家,如PayPal、支付寶、Klarna等皆屬於此類。

第二類型則是在近年嶄露頭角的新創業者,透過外銷自有行動支付方案,開始往海外市場擴充用戶數,這類的業者如瑞典iZettleKlarna,和美國SquareStripe等,多往海外市場銷售行動讀卡機(mobile Point Of SalesmPOS)或推出支付服務。

第三類型是指跨國的非支付領域業者,結合既有產品或服務推出行動支付方案,如手機業者Apple的「Apple Pay」、Samsung的「Samsung Pay」與Google的「Android Pay」,或是網通軟體業者Line的「Line Pay」與微信的「微信支付」。

 

其次是跨載具的行動支付:行動支付最初被廣為認知的,是透過行動載具(特別指智慧型手機)完成實體商家消費環境的支付流程。但業者為了能滿足消費者的各種使用習慣以加速滲透市場,故逐漸從行動裝置衍生至其他載具,像是服飾配件、智慧車載和智慧家電等。

 

服飾配件方面,如透過手環、衣服、眼鏡、手套、戒指等凡是能穿戴在人身上的配件,都有業者嘗試結合行動支付,如知名手環公司Fitbit在併購新創支付公司Coin之後,將支付技術整合至自家手環產品,提供手環用戶能直接使用行動支付。知名手錶公司SwatchVisa合作,將近場通訊(Near Field CommunicationNFC)晶片嵌入Swatch手錶中,並支援「Visa Paywave」,提供巴西里約奧運的選手使用,選手可在不需網路的狀態下使用NFC感應的行動支付。MasterCardVisa也分別嘗試結合多元的載具,如MasterCardVisa也推出結合服裝、戒指等時尚商品的支付功能。

 

智慧車載方面,美國汽車業者Ford推出「FordPass」,讓車主能直接使用以完成停車繳費、預訂共享汽車、遠端啟動汽車、檢查汽車狀況等服務,甚至能藉此享有合作商家的專屬忠誠優惠獎勵機制。Visa則和BMWHonda車廠合作,整合「Visa Checkout」方案,讓車主能在車上完成付款並直接開車至商店取貨或取餐。Samsung也將「Samsung Pay」整合至西班牙車廠SEAT的智慧車載上。

智慧家電方面,由於智慧家庭概念的興起,讓住戶能因為居家的裝置聯網直接使用支付服務,如Visa將「Visa Checkout」結合智慧冰箱,讓住戶能直接在智慧冰箱上操作並付款購買「常購清單」。

 

再者是跨情境的行動支付:行動支付最先是為了解決消費者付款的不便,以及克服實體商家結帳流程效率問題所發展出的。但隨著投入行動支付市場的業者數量增加,交易付款的功能將逐漸不能滿足消費者需求,業者為了與其他同業區隔目標市場,紛紛增加行動支付所支援的金流活動情境,期望能提高用戶使用方案的黏著度。

 

現階段已發展出來的附加情境,包含個人對個人(Peer to PeerP2P)拆帳轉帳、繳費提款、集資捐款、借貸與金融理財等。同時具備付款與P2P拆帳轉帳的方案,包含Google WalletLine PayPayPalVisa Direct以及拉卡拉等;純提供P2P拆帳轉帳的方案,包含Chase QuickPayFacebook Messenger以及Snapcash等。

其中Line Pay原本有儲值轉帳功能,但20161214日起終止為期1年半的儲值業務,而專注在信用卡支付上。其他情境如美國的銀行業者已測試Apple PayATM提款功能;Visa也和台灣部分私立醫療院所協會合推「醫指付」;美國新創公司Tilt提供消費者可集資、捐款和商品交易付款的行動支付服務;被法國BPCE銀行集團併購的德國新創公司Fidor Bank,旗下的「Fidor App」能讓用戶直接以手機在60秒內向其借急用金;支付寶或財付通等方案提供消費者將支付方案整合金融理財服務。

 

       最後是跨虛實的行動支付:行動支付所強調的是消費者和實體商家完成交易付款、取得商品或使用服務的支付方式(詳附錄),但隨著產業競合的影響,行動支付與行動網購的界線逐漸模糊,亦即消費者能直接使用行動支付完成電商網購付款,或是直接使用線上付款工具完成實體商家的交易。

從實體的行動支付往虛擬的線上支付發展,如Apple的「Apple Pay」從原本僅支援實體行動支付與App付款,擴增到支援網頁內支付的功能;Samsung也從原本布局實體的行動支付「Samsung Pay」,推出支援線上網購付款「Samsung Pay mini」。

 

從虛擬的線上支付往實體的行動支付發展,如支付寶、AmazonGooglePayPalStripe等原本專注在線上支付的業者,為了搶攻實體商家的付款市場,而各別推出結合行動支付的服務。

 

四、台灣行動支付使用度不及5%

根據資策會MIC針對消費者的調查,2016年台灣市場常用的支付工具是實體卡片(77%)與現金(60%),行動支付的使用比例仍然很低(4.8%),要成為消費者常用的支付工具,還有許多挑戰,包括:資安防護程度、消費信任度待強化、商家普及度、方案穩定度,以及手機沒電疑慮、整合的問題,如各家QR Code條碼規格不一致、店員熟練度及POS可用情形,優惠誘因的吸引力等。然而,重中之重仍在於附加價值的設計。

 

2016年曾經使用過行動支付的比例佔24.4%,較2015年的19%,成長5%,主要的使用族群分布在16-45歲,但是,從使用的頻率來看,只有四成用戶,最近一次使用的時間是3個月內,六成超過三個月,且一年內使用行動支付5次以上的用戶只占1/3。顯示頻次過低,習慣並沒有養成。

 

現行應用普遍集中在餐飲(76%)、交通工具與停車費(33%)、電影、展覽、演場會等娛樂觀光只占19%,可見需要設計更多的應用場景與刺激使用率。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當下交易付款之外,消費者希望行動支付能夠應用的前三大情境分別是:帳單繳費(75%)、轉帳服務(54%),以及消費拆帳(46%),這些需求背後彰顯的的是行動支付P2P的應用價值,與解決日常繳費的困擾。行動支付的發展非常需要更深層次的價值定位。

 

另外,高達64%的消費者偏好使用信用卡作為行動支付的載體,先儲值再付款的交通卡或金融卡只占18%。可見,消費心理多期待先消費後付款,我們能否針對這個行為偏好進行商業模式的重新設計,將是台灣業者能否在台灣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的關鍵。

 

五、從更高的層次看行動支付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重點不在行動支付,而在於其背後所帶來的附加價值。行動支付不應只是強調以智慧手機為載具,NFCQR CodeFace ID等技術雖然新鮮,但是其本質仍然是支付,亦即提供消費者付款的另一個選擇。

 

試想生活當中,我們使用信用卡刷卡,好處之一是可以分期付款紓解資金壓力、或可紅利積點兌換贈品或可取得現金回饋;而以悠遊卡進行小額付費時,可以減少每日攜帶零錢的需求或加快結帳速度,享受其帶來的便利性。同樣的道理,消費者使用智慧手機進行支付的好處是什麼?解決了什麼痛點?

 

業者期望消費者使用智慧手機做為支付工具,就不能僅有支付的功能,更重要的是使用這個付款媒介所帶來的其他好處才是誘發其採用之關鍵。從這個角度,就可以釐清為何中國大陸發展如此迅速,而台灣卻總是覺得行動支付並沒有特別顯著的差異。因為,台灣的支付環境已經非常成熟,行動支付帶給台灣消費者的附加價值遠遠低於中國大陸的消費者。因此,我們不該總是拿中國大陸行動支付的發展現況來評斷台灣的發展。

 

同樣的,對於台灣140萬家企業而言,特別是零售商店,導入行動支付最關心的問題是,會不會增加新的客戶群,以及提高銷售業績。如果不能,提供行動支付僅是徒增建置成本,若能將行動支付結合O2O銷售模式(Online To Offline),將客流從線上引到線下實體通路帶動店家營收,商家將會主動導入行動支付工具。

        因此,從政策推動的角度,不宜過度強調行動支付,因為更重要的是背後的價值。比行動支付更深的議題應該是無現金社會,或更少使用現金的社會。從現今到少用現金,對國家社會而言,存在巨大的價值。首先,是發行現金的成本將大幅下降,其次是地下經濟的檯面化(台灣地下經濟約占GDP 28%),最後是降低金融犯罪,提高監管效率。

 

        所以,中長期宏觀的政策推行,便可以設計供需雙方的短期誘因,雙管齊下,取勢謀遠的進行結構性的調整。例如:一方面加強商家逃漏稅的查緝,並提供誘因如減稅,鼓勵商家提供行動支付服務等數位結算方式進行交易,甚至透過競賽方式頒發少用現金的獎項;一方面鼓勵消費者使用行動支付(予以減免所得稅),特別是廣大的受薪族,另外可以在所有政府的公共服務中優先示範。201814日,中國大陸的Wechat支付,推出取代社會保障卡的服務,介入公共服務領域即是一個很大的示範。

 

六、以行動支付整合資訊流協助產業升級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布的未來金融服務研究報告(The Future of Financial Services),金融科技(Fintech)不僅成為金融服務業創新的代名詞,更是各大金融集團、創投與科技新創企業的競技場。WEF在長達176頁的趨勢報告中,提出六項創新洞察:

    (1)Fintech的發展與對傳統金融業的破壞性是可以預期的。

    (2)最大的衝擊來自於平台、大數據與輕量資產的商業模式創新。

    (3)短期影響最大的是銀行業,中長期影響最深的是保險業。

    (4)金融業將會採取與新創Fintech公司競合的平行策略。

    (5)健全的發展來自於政府、金融業與新創Fintech公司三方的協同合作。

    (6)Fintech的破壞性創新將會逐漸改變消費行為、商業模式,與產業結構。

 

    總體來說:Fintech是一個可以預期的趨勢,如何從消費者的痛點出發,結合大數據、人工智慧、行動化、雲端運算、區塊鏈等新科技,進行轉型升級與服務創新,是傳統金融業很大的難題。

 

    從科技的角度看行動支付服務,最重要的是背後累積的大數據,及其衍生的各種人工智慧應用,台灣由於市場規模的限制(最大會員數2300萬人),非常需要有整合數據與AI應用的第三方技術廠商來提供服務。

 

例如:結合區塊鏈的行動支付,在累積試驗大數據應用與創新商業模式之後,是可以有機會進行系統輸出的。日本NTT Data便開發出可透過智慧型手機進行紅利積點的結帳與付款之驗證用系統。結帳、付款的記錄由區塊鏈管理,消費資訊則由商家管理。日本的Digital Garage也用公開鏈的方式,讓在商店獲得的積點或區域貨幣等不同體系的價值,能互相交換。而交換價值的系統之間的交易記錄,則會保存在區塊鏈上,因而得以實現即時的交換。紅利積點管理系統大廠日立,則採用區塊鏈技術,建構點數的發行與管理系統。未來消費積點的發展,將類似比特幣的運作,屆時個人也可以發行點數,並且用來付款。如此,可將行動支付對於商家的定位,從一種支付手段,轉變為經營客戶關係的必要行動。

 

因而,未來的行動支付服務,需要從整個產業生態的角度來看,特別是零售產業,在邁向數位化、行動化與智慧化的過程中,急需要促成多方業者的整合,如系統整合、物聯網、支付設備、金融支付、電信服務等業者,若能善加利用台灣在現代化零售、電子商務體系、科技產業的基礎,以及成熟的金融體系與支付應用經驗,可以讓行動支付成為整合資訊流的策略工具,也是發展智慧零售的關鍵機制。

 

總之,行動支付業者未來應思考將支付結合金融服務,並強化數據資訊分析能力,以增加行動支付獲利模式的發展彈性,同時避免和同業透過手續費率競爭的惡性循環。行動支付的發展重點並非支付本身,而是在於擴大支付的相關加值應用服務;並且善用資訊流,把處於交易結束的支付活動,轉為誘發下次交易的開始。

另一方面,在政策推動的部分,金融業並非一個自由進出的行業,也非實業,其成敗枯榮取決於政府的企圖與執行能力,主導行動支付的跨領域應用與創新,才是台灣的突圍之道,試想如果生物辨識是一個趨勢,台灣或某個校園可否成為以生物辨識為支付的無現金校園試驗基地? 再者,政府的所有公共服務,如勞健保及其醫療體系、水電瓦斯、稅收、交通、教育等收支,可否在某個年度(2020)前全部數位行動化,甚至智慧化,才是台灣邁入數位經濟的關鍵。

 

 

 

訂閱情報
掌握第一手的發布資訊!
文章彙整
相關新聞

Copyright © 2018 - Think F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