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勢謀遠 攜手共創Fintech大未來
作者周樹林 發表時間2017/4/28 14:00 點擊數630

取勢謀遠 攜手共創Fintech大未來

周樹林

  • 大勢所趨,取勢謀遠

        自從世界經濟論壇(WEF)於2015年6月發布未來金融服務研究報告(The Future of Financial Services)以來,金融科技(Fintech)不僅成為金融服務業創新的代名詞,更是各大金融集團、創投與科技新創企業的競技場。WEF在長達176頁的趨勢報告中,提出六項創新洞察:

        (1)Fintech的發展與對傳統金融業的破壞性是可以預期的。

        (2)最大的衝擊來自於平台、大數據與輕量資產的商業模式創新。

        (3)短期影響最大的是銀行業,中長期影響最深的是保險業。

        (4)金融業將會採取與新創Fintech公司競合的平行策略。

        (5)健全的發展來自於政府、金融業與新創Fintech公司三方的協同合作。

        (6)Fintech的破壞性創新將會逐漸改變消費行為、商業模式,與產業結構。

 

        總體來說:Fintech是一個可以預期的趨勢,如何從消費者的痛點出發,結合大智移雲新科技(大數據、智慧化、移動、雲端運算),進行轉型升級與創新,是傳統金融業很大的難題。

        想像未來,金融服務的市場規模會放大,例如透過科技實現機器人理財與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等,但是產業結構將會發生巨大變化,不再是以實體分行為核心,沒有差異化(me too)的金融服務,取而代之的將是針對性更強、服務更深、更快的社群金融,以及運用大智移雲為核心的科技平台服務。如果未來的情境如此,那麼取勢謀遠的關鍵是什麼呢?

圖 2026年未來的金融產業結構

資料來源:資策會MIC,2016年6月

  • 重新定義,創新突破

        Fintech的重點不只是科技,更重要的是運用科技經營社群:透過社群互動深入挖掘隱而未顯的需求與可能的服務模式,然後再用Fintech新服務來對應。要發展金融科技,不能落於金融業的科技化,需要更專注於用科技解決消費者的真正痛點­­(那些現在沒有、不方便或不便宜的金融服務),並且鏈結社交口碑,設計符合年輕世代(數位原住民或Z世代)使用行為的新服務。

        由此觀之,我們有必要重新詮釋與定義Fintech:

(1)Fintech的重點不在於金融+科技,Fintech其實就是數位世代的金融服務。

(2)金融與科技融合只是Fintech的表象,真正的意涵在於世代行為的翻轉。因此,我們在思考未來Fintech策略布局時,需要強化對於數位世代行為的洞察。數位世代對於科技的應用能力,遠遠超過當前傳統金融業決策高層的想像。這種先天的不對稱性,將會是傳統金融業發展Fintech的最大盲點。

(3)Fintech是重新設計服務的好機會。避免將科技當成金融服務的促進策略(Enabler),也就是避免同方向的快速成長,想像多數的金融業轉型為提供相似服務的Fintech公司,在被國際大廠瓜分後的台灣市場中,相互競爭。類似於當前銀行業的分行競爭,對於消費者來說,不僅沒有太多的附加價值,更糟的是每個分行的服務雷同,滿意度也不高。

        我們應該更積極的將科技當成是破壞策略(Disruptor) 用來調整資源配置,重新聚焦在需要中長期經營的社群,選擇性的放棄或轉變服務提供方式(例如某些服務委託Fintech新創公司提供),積極開創可能的新事業模式(例如轉型升級為協助Fintech新創企業發展金融服務的平台)。

  • 攜手共創,雙模並進

        科技的穿透力是很難阻擋的,隨著世代交替,Fintech的服務將會跨越國界。因此,Fintech並不是一個新創公司與傳統金融業的競爭,而是一個台灣金融業與新創公司合作一起面對全球大廠的賽局。

        我們的速度如果不夠快,最後的結局可能連台灣的市場都很難保住。因為,科技常常被用來突破市場限制,改變營運模式,以及消滅傳統產業。此外,以數位新世代為核心客群的平台事業模式,一直是台灣不擅長的領域:我們可以做到台灣第一,但是很難走出台灣市場。然而,全球大廠進入台灣市場卻是相對容易。

        Fintech將不只是傳統金融或新創公司重新分配台灣市場的競爭,更關鍵的是台灣金融業如何運用Fintech的趨勢來進行產業的數位轉型與升級。而且,不論我們願不願意,國際大廠總有辦法可以借重科技與平台,侵入台灣市場

        想像未來,有一群Apple Pay或Android Pay的重度使用者,他們是經常需要跨國移動的商務菁英。這群創新應用的領頭羊,不僅樂意接受國際級的Fintech服務,而且會將這些應用快速擴散至中產階級。

        國際級Fintech服務的致勝關鍵在於同時具備數位力與社群力,提供跨越國界的、無縫整合的、先進創新的金融服務。這對於服務同質性高、數位優勢不明顯的台灣金融業來說,無疑才是最大的威脅。

        因而,傳統金融業更應思考,如何Leverage新創Fintech的優勢,來對應數位世代的新服務,在轉型升級的過程當中更大程度的攜手共創未來金融,採用雙模並進的方式:一方面策略性的調修當前的金融服務,一方面與新創Fintech共同創造未來的新事業模式。

        從產業史觀之,當前的領導企業更容易被第一曲線的成功所蒙蔽,當產業典範轉移,進入第二曲線的時候,往往就措手不及,痛失轉變的時機,柯達、百事達等都是經典案例。數位世代是一個善於分享與互動的新世代,是Fintech的重度使用者,傳統金融業需要歸零思考,如果現在或十年後重新創建金融服務,我們會怎麼做?

 

表 傳統金融與Fintech之經營邏輯比較

傳統金融 Fintech
經營目標 致力於提供全方位服務 專注於解決單一痛點
組織人力 傳統的階層組織與人力部署 網路組織與軟體工程師主導
業務流程 管控嚴謹的繁瑣程序 快速簡便的作業程序
創新重點 聚焦在新產品發展 聚焦在大數據分析
獲利來源 手續費與利差 金融情報或演算法
核心客戶 傳統有抵押品的資本家 熟悉數位科技的新世代
資訊架構 以實體機構為核心的大架構 試錯與學習的虛擬架構

資料來源:資策會MIC20166

訂閱情報
掌握第一手的發布資訊!
文章彙整
相關新聞

Copyright © 2019 - Think Fintech